凹凸世界安艾相关聚集地

你们好……这里是【太长了请看昵称吧】。
业务包括接收投稿及推荐太太。
投稿请艾特主页,有微审,主页会转载,见谅💦
推荐太太的话可以私信主页君😃
有不足见谅……有意见建议也请私信,谢谢。
以上。

[凹凸世界·安艾百花]Day 2 落新妇.

关爱越倦·人人有责:

/凹凸世界·安艾.
/安艾百日花语.
/Day 2 落新妇.
/越倦式OOC,您值得吐槽.
/新生花妖安迷修x花店店主艾比.


前篇.依米花.转瞬即逝的爱与奇迹.


安迷修出现在一个春天。


万物复苏的四月,一号,愚人节。


当艾比回到除了她和植物以外本不该存在第三种活物的花店看见有个小孩儿坐在地板上一脸迷惘地盯着她的时候,她便知道:摊上大事儿了。


她从二楼埃米的衣柜里翻出衬衫丢过去,兜了那小孩一头一脸。趁他在那边嘿咻嘿咻地套背带裤的时候,艾比倚在柜台旁用座机拨通了儿童救助中心的电话。在弟弟离家后她一人支撑着这家花店,日子虽自给自足但也不算清闲,连寻找命中注定的白马王子的时间都没有,她可没工夫照管一个来历不明的小孩儿。——长得再可爱也不行。


“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


小孩抬起一双眼睛看她,蒙着层雾,水润的碧眸。得,感情还是个外国人。他抬手抹去白净小脸上沾着的泥土,将过长的衬衫塞入背带裤,脆生生地开口:


“安迷修。”


“年纪?”小孩儿歪了歪头,用食指挠了挠侧脸,思考了一会儿,答道。“今天刚出生。”


下一秒艾比盯着这个看上去起码有四五岁的小孩撂了话筒。


“如果您在查阅我的资料的话,恐怕…”


“别开玩笑了。”艾比重新捡起话筒,重新开始摁当地救助中心的电话号码。“小孩,你得回家,不然你爸爸妈妈会着急的。”


他听完艾比这句话意味深长地看了一下脚边的花盆,手指上下捋着裤子的背带,沉吟了一会儿,再次开口:


“在下…并非人类。在下,”他顿了顿,低头揉搓着短裤的裤脚,抬眼看了下艾比,咬唇道。“在下是花妖。”


“……”艾比同志陷入震惊七秒钟,回过神来立刻出声嘲讽。“花妖?”她重复了一遍小孩儿的话,上扬的尾音带了点嘲讽的意味。天啊,这小孩还把她当成会相信童话故事的小姑娘看吗?


“好吧。”她放好话筒,倚在柜台上看向小孩儿。“既然你是花妖的话,就证明给姐看一下吧?”


安迷修一张脸涨的微红,他跺了跺脚,缓缓抬手打了个响指。


什么都没有发生。


正当艾比撑着柜台起身,决定拎着这个满嘴跑火车的奇怪小孩后衣领把他弄去儿童救助中心的时候,异变突生。


有无数粗壮的绿色藤蔓从柜台下和天花板的缝隙里钻出,肆无忌惮地攻城略地,生长。花架上的植物也飞速发芽开花结果,扭曲成奇形怪状。


艾比就这样站在上一秒还属于人类世界的花店柜台旁一动不动,直到那小孩儿钻到柜台下面,吃力地拖出一把巨大的园艺剪刀,然后怯怯地翻转剪刀,将把手那端递给她。


“对不起…”


不是他的错。艾比心知肚明,所以也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她刚装着哼了一声,就见小孩重新把园艺剪刀抱回怀里。


“请让在下帮你整理吧…”


于是在小人儿拖着跟他手臂差不多长的园艺剪刀在店内来回小跑修剪植物的时候,艾比有一种被小孩子保护着的错觉。


不过更多的是不祥的预感,有花妖突然出现在她的店内,而且。


会不会被当成压榨童工啊?


艾比将二楼埃米隔壁的房间给安迷修收拾了出来,说是收拾,其实是安迷修自己动的手,小孩抱着比自己高一头的杂物上下奔跑,看的艾比很是心惊肉跳。至于行李也不过是一只妖过去了,艾比瞅了瞅他沾了灰的白衬衫和背带裤,估摸着是时候给小孩添置点东西了。


被艾比放进购物推车的安迷修不同于其他家孩子上蹿下跳,的确是让艾比长出了一口气,但很快她就发现安迷修也不是什么让人省心的主儿。


“这个是什么?”“这个又是什么?”


新生的花妖对人类世界完全没有一点应有的常识,每次安迷修抬起手的时候,艾比都要负责解答,很是心累。


最后购入了一批生活用品,同时续了一箱速溶的苦瓜奶茶。艾比让安迷修先拎着大包小裹出了大门,刷卡结账。看着机器屏幕上显示的余额,她才突然间想起。


花店明年就会被转手了。她决意去做个浪迹天涯的美少女,已过了最适合邂逅爱情的年纪,这样跟花店耗下去,青春等不起。


那时候,安迷修该何去何从呢?


她求教于黑发蓝眸的魔女。


艾比原来是不信凯莉自称魔女这回事的,但既然安迷修都能出现在自家花店里——


是的,自从安迷修出现之后,艾比就觉着这个世界上没有比他更不可思议的存在了。


但凯莉除外。此刻她正换另一条腿搭在自己腿上,捏着棒棒糖瞧着艾比眉开眼笑:“你还真是点子好,花妖可是很难被世界系统刷新出来的哟,作为贺礼,不如让金再帮你调一杯苦瓜奶茶吧?”


咖啡厅的另一边立刻传来了委屈巴拉的咕噜声,艾比连连摆手,示意瘫在柜台上的少年不用起身了。


“不要太担忧哦,花妖的时间线跟我们不一样,我们的一个月相当于他们的一年,你不会被当成压榨童工的凶悍女老板的。”


“他留在花店里始终是个麻烦…”艾比话说到一半,凯莉用食指抵住她的唇。“嘘,不用再说啦,你的意思我明白的。”


“嗯,关于这个,你要相信万物有灵哟。”她晃了晃手里的棒棒糖接着道,“这个自称'安迷修'的花妖的出现一定有其原因…”她沉吟了一下,紧接双眼亮起。


“愿望。”凯莉说。


“愿望?”艾比说。


“大部分情况下,超自然生物的出现都是因为还有没完成的愿望,这就是他们存在的执念。”她捡起桌上摊开着的少女漫画书对艾比晃了晃。“你只要帮助他们完成愿望就好了。”


送别了似懂非懂的艾比后,从金趴着相反的方向,柜台阴影后缓缓走出一人。“那种事情,你不告诉她吗?”


“别那么无趣嘛,格瑞,要我说,你可真是够残忍的。”凯莉将棒棒糖放回嘴里,含糊不清地道。“她可没问我这个,那一天还早着呢,我才没必要无端做这个恶人,况且。”


“我看她还挺喜欢那个花妖的。”


“你有什么愿望吗?安迷修。”


这是艾比回到花店时对安迷修说的第一句话。后者一脸茫然地坐在地板上,腿上摊开着一本童话书——喔,埃米曾经的书箱藏物,他保持抬着头的姿势指了指书内的页插——那上面印着一匹漂亮的骏马,骑着它的骑士看上去威风已极。


“我…我,能骑马吗?”他小心翼翼地问。


“什么?”艾比愣。是的,她的确万没想到会是这种奇怪的愿望。小孩子的一时兴起能被称之为愿望吗?她皱眉。


安迷修则误解了她的表情,连连摆手:“不,如果麻烦的话就…”


“当然不麻烦啦!”艾比笑着蹲下身去,查看他腿上摊着的那本童话书,用食指弹了弹对方额头,小孩吃痛,抬手捂住。艾比噗呲一声笑了出来,才恍然发觉,已经很久都没这样笑过了。


从她打算出手花店开始。


市区内当然没办法骑马,而且这么小的孩子也不被允许骑马。


所以说旋转木马应该差不多,艾比想。而且安迷修显然也不认为旋转木马和真马有什么差别,或许说小花妖还没见过什么世面,他在旋转木马上眉开眼笑,这画面被艾比照下,收在手机里。


玩了一溜十三圈,太久没运动的艾比半瘫在长椅上走不动了,她捶了捶酸痛的小腿,从包包里拣出两张票子交给安迷修,让他去一边给自己带个冰激凌,要苦瓜奶茶味的。


安迷修很久都没回来。


直到艾比以为自家的小花妖被人拐走后,他才大汗淋漓地从和冰激凌店相反的方向跑过来。


没有苦瓜奶茶味道的冰激凌,所以他走遍了一圈其他的冰激凌店,但还是没有苦瓜奶茶味的。所以他带了一杯苦瓜奶昔回来。


“……”艾比不知道该说他傻还是说他傻。


“为小姐尽责可是骑士——”


他的话被艾比打断了。


“你倒的确很有骑士的特质。”艾比用手在颈侧扇了扇,把热气拍散,吮了口奶昔,温度还是冰凉。见安迷修盯着她期待下文,她悠悠开口。


“愚忠。”


夜幕很快降临,艾比得到苦瓜奶昔后表示打开了新大陆,十分惬意地不愿继续走动或提早离场,据说今天游乐场的傍晚有特别节目。安迷修自己买了个冰激凌消暑,回答了几个诸如为什么不吃花肥味道的冰激凌的奇怪问题后陷入沉默,只专注于怎么把手中的冰激凌舔成一个标准的球。


“真是不可思议呀。”艾比轻轻捶着膝盖一侧,盯着天幕中繁星微笑说道。“这世上居然真的有花妖的存在啊。”


安迷修坐在她身旁晃荡着悬空的双腿,将裹蛋筒的包装纸丢进长椅旁的垃圾箱,又被艾比戳了戳脸颊。柔软触感令人很满意。


“安迷修,这世界上是不是也存在魔法啊?”还有魔女。艾比想起凯莉,还有她说的话。


实现愿望就会消失吗?安迷修。


“是的。”


“那存在能让你消失的魔法吗?”


“是的。”斩钉截铁,随即大惊失色。“在下给艾比小姐带来什么麻烦了吗?抱歉,不该提出如此过分的请求!请,请务必…”


“没有没有。”艾比连忙摆摆手,有些不好意思地抬手捋了捋自己过长的鬓发。“只是好奇…有没有能让人变得开心的魔法吗?”


“有呀。”花妖回答。“从一数到一百,奇迹会在第九十九个数字被念出时出现。”


骗小孩。她低头盯着自己的鞋尖,久到双眼酸涩,她微微合眼,有带着奶油味道的冰凉柔软的物体覆上她的眼睫。


一瞬间,所有的疲倦,不安,烦躁都被这个轻柔的不可思议的吻带走了。


“有呀。”安迷修说。“这是只属于花妖的,能让人变得开心的魔法。”


是呀。艾比依旧轻笑着想,觉得自己像个傻瓜。安迷修就是她身边最温柔且不可思议的存在了。


有什么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的事物是他所不能带来的呢?


艾比睁开眼的刹那,有五彩在天边绚烂炸响。这就是游乐园傍晚的特别节目。


“烟花真美啊。”她由衷赞叹道。


“看烟花的艾比小姐也很美。”花妖说,她转过头去,倒吸了一口冷气。


原本几乎要跪坐在长椅上才能低头俯吻她眼睫的小孩突然拔高了个子,衣物不再那般合身。


艾比看着他,惊觉,他长大的速度太快了,会不会哪一天就超过她……


而安迷修说。


“花店的事情,我可以帮忙。”


安迷修诚不欺她,花店的生意很快就有了起色,身为花妖的安迷修比任何一个人类都了解花的属性,艾比的花店不单纯卖装饰花卉,也开始试着出售花苗和花种。


这个转变是好的,只是前途光明,道路曲折,过程漫长。


久到一年已过,新的夏日游园季来临,安迷修已经从五六岁的孩童模样变作十七八岁的少年。


他不需那样费力去吻艾比的眼睫了,现在这个魔法对他来说轻而易举。而艾比想要再用食指弹弹花妖的额头,难于登天。


生那么高干嘛呢?她很气。如果不是看在安迷修答应今天要陪她去游乐园的话,她一定会跟他冷战至少五分钟。五分钟诶!她想。


但这一次出乎意料的反常。


比如坐旋转木马的不是安迷修,而是艾比。


比如冰激凌店真的推出了苦瓜奶茶味道的冰激凌。


比如她闭眼从一数到一百,魔法却没有再次灵验。


“花妖的时间线并非和人类同行,我们的一个月相当于他们的一年。”


“花妖相较于普通的花卉寿命更长些,但他们也同样拥有凋零的一刻。”


“他们出现的原因多不是因为自身的不满,而是因着人类。”


“凋零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花妖会变回花种,这是新生,但同时也意味着,他们作为'妖',已和这个世界永远地告别。”


“对不起,艾比小姐。”


当她数到九十九的时候,他再一次吻了吻她颤动着的眼睫。


她没有睁眼,尽管她知道,他已经消失了。


我知道。她想。


这也许是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景象之一。


红发的少女微微踮着脚尖,紧拥着虚无的空气,她站在游乐园的长椅前,背后的夜幕有无数烟花在天边绽放。


她说。


“再见,安迷修。”


后篇.蒲公英.无法停留的爱.

评论

热度(92)

  1. 神秘的な田のように陈言务趣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凹凸世界安艾相关聚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