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世界安艾相关聚集地

你们好……这里是【太长了请看昵称吧】。
业务包括接收投稿及推荐太太。
投稿请艾特主页,有微审,主页会转载,见谅💦
推荐太太的话可以私信主页君😃
有不足见谅……有意见建议也请私信,谢谢。
以上。

陆月十七。:

*艾比第一人称,避雷注意.以及有借TV第三集预告剧情.



    我曾做过一个梦。

    梦里是一个冬天,我捧着温热的苦瓜奶茶,裹着围巾,行走在路上。冬天的雪花洋洋洒洒的落下,没那么潇洒,却又很美很美。然后有一个棕发的男人匆匆赶路,他穿着冬装,一丝不苟的样子有些令人在注意,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他也只露出棕色的头发,看起来有些硬硬的;还有一双似乎会说话、带着温和笑意的碧绿色双眸。

    我们擦肩而过的时候,我控制不住回了头,然后我就看见他也回头,并露出他那算的上是好看的脸对我微笑,我下意识的盯着他看,盯着他急匆匆的背影消失在街道上。


    陌生人的一个温柔的眼神、一个善意的微笑,就足以使一位十几岁少女的心沉沦。


     梦里,我无数次走过那条街道,春、夏、秋、冬,从不缺席,我知道我们只是擦肩而过,我知道我们不过是两个陌生人。


     ——连话也没说过的陌生人。


     这真是太糟糕了!但是没有办法、心还是在跳,它依旧对那抹微笑和那双眼眸感到留恋,于是日复一日,我行走在那条街道,却从未碰见过他。

    我记得他的笑容,我记得他的双眼,但我不知道他的名字,我甚至没有跟上去、看一看让自己心动的男人到底要去哪里。然后梦里的我一直惦记了很多年,惦记到临死前,还在想着,那是个好看的人呀。

     然后梦便醒了。


    就因为这个梦、我连中意的金发的白马王子都不曾去寻找了,专心致志的去找梦里的那个棕发的人。埃米说我疯了魔,他说,姐,不过就是个梦而已,何必这么较真?我狠狠的揍了他的一顿,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样,明明他说的没错,事实就是这样,不过就是个梦而已,是个古古怪怪,又有点悲伤的梦而已。我沉默了一会,然后就笑起来,说,是呀,只是个梦而已!然后几个星期以来行为举止诡异的艾比小姐终于恢复了正常,变得和以前一样活泼开朗,没那么阴郁的感觉还有些神神叨叨。



    然后,赛车淘汰赛开始了。


     我大声嚷嚷着叫埃米开快一点、金发帅哥在好前面好前面!不快一点怎么赶得上!然后埃米一边开车一边和我拌嘴,他说姐,还不是你选了这俩破摩托车!我不服气,有些不讲理的说那你也同意了啊!埃米小声嘀咕着我怎么敢不同意啊……我正要揍他一顿的时候、身后便传来一个好听的声音。


     “哈哈,真是可爱的小姐。”


    我愤愤的转头看看是哪个家伙打扰姐的雅兴,然后我的眼眶就蓄满了泪水、一滴一滴的朝着眼眶外滑落,用泪流满面来形容真是再恰当不过了。什么、明明只是个普通的参赛者,为什么我居然……而对面的他明显是慌了神,连车都稍微有些开不稳,他慌张的说着小姐您别哭啊、然后又小声嘀咕着是不是我太吓人了怎么小姑娘看到我就哭了……一副苦恼的样子,还挺好玩的。


    我想笑,但我没有,我听见流着泪的自己说,你叫什么名字?然后他惊讶了一下很老实的回答,我叫安迷修。

     “我叫安迷修。”


   这声音清晰的传入脑海里、然我感觉自己的嘴角扬起一个角度,我感到身体有什么东西在逐渐剥离,带着满足、喜悦,它逐渐的剥离了我,然后散入空气中,消失不见。我下意识朝空气中伸手抓去,当然,抓了个空。我有些奇怪,为什么那东西离开了,我还在哭?眼泪还是不停止了?但很快我就抛在脑后,因为我看见在泪眼朦胧中看见了他碧绿的双眸,我明白了什么,然后我装做什么都不明白,——虽然似乎装的不像。


     “喂,”我胡乱抹了一把脸上的泪痕,然后大声说道,“安迷修是吧?姐叫艾比,给我好好记住了!”

      “我们来比赛吧!看看谁先到达终点!”


    然后我赶紧拍拍埃米叫他快走,不顾他诧异的目光,我听见一阵由风传来的轻笑声,还有一声好的,艾比小姐。


    上一次是我追着你的影子,这一次换你来追我的人,好不好?

   

     这次可便宜你了!

评论

热度(37)

  1. 神秘的な田のように陆月十七。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凹凸世界安艾相关聚集地
  2. 神秘的な田のように陆月十七。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凹凸世界安艾相关聚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