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世界安艾相关聚集地

你们好……这里是【太长了请看昵称吧】。
业务包括接收投稿及推荐太太。
投稿请艾特主页,有微审,主页会转载,见谅💦
推荐太太的话可以私信主页君😃
有不足见谅……有意见建议也请私信,谢谢。
以上。

【安艾】世上最好的艾比小姐

由卿:

校园pa 设定他们是同班同学
私设酒后的艾比就像吃了吐真剂一样。
有OOC有OOC有OOC
笔力不及,有些想法还是没有写出来
被公主抱萌到的产物
*
  艾比喝醉了。在高三的散伙饭局上。
  明明才喝不过三杯,却这么的不胜酒力。
  两团酡红爬上了她的脸颊,与她鲜红的发色相得益彰。
  圆溜溜的大眼迷离地眯着。
  就连平时很精神的呆毛都仿佛喝醉了似的,软趴趴地耷拉在头上。
  此刻的艾比小姐无疑是娇俏动人的。一直注意着她的安迷修这么想着。
  或许是因为醉酒的缘故,此时的艾比比平时少了三分活泼,多了两分乖巧,剩下的那一分——是诱人。
  是他没见过的样子。
  不过她本不该是那样的状态的。安迷修处心积虑地把位置换到她身旁,就是为了替她挡酒。
  再让他最后保护她一次吧,明天之后,他将出国留学,可能再也不会见到她了。
  高中最后的,也是最有意义的一次聚餐,大家都很兴奋。
  唱着,跳着,嬉戏着,打闹着。
  好像要把高中三年来积攒的压力全都发泄出来。
  敬酒的人尤其多。
  艾比在安迷修换位置的时候就不满了。这家伙干嘛要凑过来啊?
  等到安迷修将向她敬酒的同学全部挡下的时候,艾比是真的怒了。
  “喂!安迷修!这算什么?你又不是姐的什么人,凭什么自作主张的做这种事!”
  “抱歉,艾比小姐,不过我认为女孩子还是不要喝酒的好。”安迷修的态度很有礼,说出的话却分毫不让。
  “况且,我已经向你告白过很多次了,我的心意你应该了解了才对。”安迷修拨了拨刘海,摆出了一个自以为很帅的pose。
  “你是说那几封恶心吧啦的情书?我讨厌里面的措辞,浮夸不正经,而且太长了。”艾比嫌弃地皱皱鼻。
  “恶心”“讨厌”“浮夸”“太长”,一个个词语像利剑般刺痛安迷修的心。他捂着胸口在心里默默流泪。
  不该是这样的啊,送情书这种情节在电视剧里不是很受女孩子欢迎的吗?
  趁安迷修陷入了消沉,艾比一把端起酒杯,闷了一口。
  “不管怎样,姐今天高兴!姐就要喝!”
  等安迷修反应过来,艾比已经是醉酒状态了。
  挡住了别人递过来的酒,却挡不住她往自己嘴里送的酒……吗?
  拿她没办法呢。
  安迷修伤脑筋地叹了口气。
  找了个借口带着喝醉的她提前离开了饭局。
*
  安迷修将艾比送回家的时候,屋里一片漆黑。
  “奇怪,埃米不在家吗?”本是安迷修自言自语的一句话,没想到却得到了回应。
  “埃米……?那衰仔在上晚自习啦。”艾比的吐字很模糊,逻辑却意外的清晰。
  “艾比小姐?你的意识是清醒的吗?”安迷修开了灯,回头看向趴在他背上的艾比。
  “当然了……可别小看姐啊……”艾比的头一点一点的,闭着眼说出的话更像是喃喃的梦呓。
  “那,你知道我是谁吗?”安迷修准备将她送到房间。
  “安迷修……跟踪狂……”
  安迷修不禁苦笑,没想到频繁的偶遇给她造成了这样的印象。
  是艾比小姐,却又不是平时的艾比小姐。
  如果她真的清醒,那现在早就大喊大叫地跳下他的背了。怎么会像现在这样乖巧地任他背着呢?
  不过这样一板一眼,有问必答的艾比小姐——世上第一可爱。
  安迷修将她轻轻放到床上,细细地为她掖了被角,最后温柔地摸了摸她的脸颊,转身离开时却被拉住了袖子。
  艾比不知何时已经睁开了眼,要不是里面雾蒙蒙的,没有焦距,安迷修还以为她酒醒了。
  “艾比小姐……?在下该走了。”
  安迷修扯了扯,拉着他衣角的手却纹丝不动。
  没办法狠下心来掰开她啊……
  “好吧,那在下就再陪陪你吧。”安迷修在她的床边坐了下来。
  温润的双眸注视着她的。啊啊,就是这双眼睛,天真俏皮又汇聚了世上所有的美好。
  被她注视的时候,心情也会雀跃起来。
  艾比是世界上最美丽可爱的小姐。
  可惜一切都是他自厢情愿。
  “为什么不喜欢在下呢?”摸着艾比的呆毛,安迷修不禁问出了心底的话。
  “你吗?你不行的。姐喜欢的是金那种类型,活泼单纯又直率,温暖得像个天使。最重要的是,长得也很帅啊。”艾比的语气很平淡,一点都没有平时谈到金时的激动。
  “看来你真的很喜欢金啊……”虽然很早就知道了这件事,但每次听到还是会很沮丧。
  “那当然,姐对金可是一见钟情。”毫无所觉的艾比还在一本正经的泼凉水。
  安迷修几乎都要以为她是装醉的,目的是借此机会彻底断了他的念想。不然怎么会这么字字诛心呢。
  “可是我也很帅啊。”安迷修不服气地想做最后的挣扎。
  “长得……是还可以啦。成绩也很好,绅士又温柔,正义感很强。”
  安迷修从未想过这些话他能从艾比的口中听到,被惊喜冲击得一时忘了言语。
  “可是……”艾比的语气慢吞吞的,却令安迷修一瞬揪起了心。
  “你有那么多那么多美丽可爱的小姐,你每个都想保护,你会对着她们笑。你经常说些不知所谓又夸张的话。你给我写了情书,我每封都看了,很有你的风格。你说你喜欢我,为什么不当面说呢?我很害怕,埃米说我智商低,虽然我觉得他说的是屁话,但我分不清你哪句是真哪句是假。即使你不像是会说假话的人,可我总觉得你没有外表表现出的那么简单。你令我感到不安。”
  “我看不到你的心。”
  艾比说了那么多,安迷修陷入了沉思,现在他完全确信,艾比是真的醉了。
  没想到艾比小姐是那种酒后吐真言的类型呢。真可爱。
  至于她刚刚说的,没什么大问题。是真的嫌弃还是不安的抱怨他还是分得清的。况且知道了症结所在,他可以为她改变,让她更有安全感。
  听到他的情书她每封都看了时,安迷修心里隐隐有了个答案,他需要验证一下。
  “所以,我给你的感觉,就只有不安吗?”察觉到艾比的诚实,他变得有恃无恐起来。
  “也不是啦。偶尔也会令我安心,就像你从天而降将我从小混混的手里救出来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我是真的有恋爱的感觉。真是太卑鄙了,你肯定知道被英雄救美是每个女孩的梦想对不对?怎么会有你这么厚脸皮的人啊,每天都在我身边转悠,赶都赶不走。还这么的自以为是,总用各种理由束缚我,我才不需要你来管教呢。” 
  艾比的话比起谴责,更像是撒娇。
  “啊,看来我是真的很差劲咯?”安迷修故作伤心地捂住了脸,嘴角却勾起一抹甜蜜的笑。
  看来我不是全无希望啊,可爱的艾比小姐。
  艾比眨了眨迷离的双眼,也不知有没有将安迷修的动作看在眼里。
  “你也别太难过,姐知道姐这么优秀的女孩子世上不会有第二个。如果你愿意抛弃那不知所谓的骑士道的话,姐也不是不能考虑接受你。”
  安迷修的表情忽然变得郑重起来。
  “艾比小姐,没有骑士道的安迷修,还叫安迷修吗?”
  像是被他的气势所震,艾比的语气弱了下来。
  “在骑士道和我之间选了骑士道吗?安迷修,你的喜欢也不过如此嘛。”
  她撇了撇嘴,眼中有泪光在闪动。
  安迷修却并没有注意到,自顾自地表达着自己的想法。
  “如果我为您舍弃了一切,没有信仰,没有追求,碌碌无为,依附您而生,把您作为我生命的意义。这么沉重的负担,您愿意承受吗?”
  “太狡猾了,姐要的是全宇宙最拽的男朋友,才不是废物一样的跟屁虫。你懂不懂女孩子的浪漫啊,明明这种时候就算骗我也要说‘愿意’吧。我只是随便说说嘛,我想不到这么多,我说不过你,我……”
  艾比急得哽咽了起来,很难过的样子,眼里的泪珠终于没有忍住,簌簌地滚落出来。
  “你这个笨蛋为什么要这么认真啊……”
  她的小脸红红的,皱成一团,泪珠挂在脸上,显得极为可怜。安迷修被她突如其来的眼泪整蒙了,手忙脚乱地为她拭去眼泪,怜惜地将她搂在怀里安抚。一连说了好几个“抱歉”,仿佛空白的脑袋里除了“抱歉”就没有其他东西了。
  神啊!看看他都干了什么!艾比小姐明明是那么坚强的女孩子,在此之前,他从未见过她哭泣的样子,即使是在面对不怀好意的混混的时候。
  可是他把他喜爱的小姐弄哭了。
  这一事实让安迷修无比懊恼。看着她哭成泪人的样子,一股名为“心疼”的情绪在安迷修的胸腔中蔓延。道歉是远远不够的,他得说点什么,他必须说点什么。
  他笨拙地开了口,像是宣誓的一段话就这么从他口中溜了出来。
  “世上最美丽可爱的艾比小姐,在下为自己鲁莽过失的言语而感到非常抱歉。在下从没有过女朋友,不懂女儿心思,也不知怎么取悦像您这么可爱的小姐。惹哭了您,在下万死不辞。但请您相信,最后的骑士安迷修,永远都会为您而来。”
  说完他就后悔了,完蛋了,艾比小姐说过她最讨厌这种浮夸的说话方式。他都能想象艾比小姐会说的话了——“会不会哄人啊!你又在说些不知所谓的话了,安迷修。”
  安迷修沮丧地垂了头,在她面前,他总是做不好。也难怪她会喜欢金。
  “你会不会哄人啊,安迷修。”
  果然……安迷修心里“咯噔”一下,闭眼等着他的小姐给他宣判死刑。
  “哈哈哈……你是在表演什么话剧吗?这么羞耻的道歉也只有姐才会接受了。万死不辞?哎呦,逗死姐了。”
  嗯?好像跟他想的不太一样。
  安迷修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艾比破涕为笑的脸,仿佛他的话是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逗得她捂着肚子在床上打滚。
  有这么好笑吗……?安迷修本人后知后觉地有些脸热。
  不过,艾比小姐果然还是适合笑着的样子。
  过了一会,艾比笑累了就趴在床上不动了。
  这时安迷修才想起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没问,这次不问,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艾比小姐,为什么您刚刚会扯住在下的衣袖,不让在下走呢?”
  ……
  良久,没有得到回应。
  安迷修小心翼翼地把艾比翻了过来,才发现他的小姐不知何时已酣睡了过去。
  他无声地叹了口气,呼之欲出的答案终究没有冲破封闭的盒子。
  罢了,又是醉酒,又是哭,又是笑的,艾比小姐今天已经够累了,就让她好好睡一觉吧。至于那个答案,他们来日方长。
  重新为她掖好被角,看着她乖巧的睡颜,眼角未干的泪痕,安迷修没忍住,在她额上轻轻落下一吻。
  晚安,我的小姐,愿你的梦中不会有我。
*
  艾比第二天早上醒来只觉得头痛欲裂,有关昨晚的事只记得她不顾安迷修的阻拦强行闷了几杯。
  至于后来……
  混沌的脑海中,依稀只有一个念头无比清晰——拉住他,拉住他。
  不然他们就再也见不到了。

END

评论

热度(109)

  1. 神秘的な田のように由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凹凸世界安艾相关聚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