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世界安艾相关聚集地

你们好……这里是【太长了请看昵称吧】。
业务包括接收投稿及推荐太太。
投稿请艾特主页,有微审,主页会转载,见谅💦
推荐太太的话可以私信主页君😃
有不足见谅……有意见建议也请私信,谢谢。
以上。

[凹凸·安艾]从良要在和笨蛋警官恋爱之后.

越己不倦:

/从良要在和笨蛋警官恋爱之后.
/跟风取名·名字为啥这么长.


/越己不倦.


从凹凸高校东门的格瑞片警被调走之后,艾比的厄运就开始了。这都要多亏新来的那位棕发碧眼的实习警官的福,她想,想着想着,想起对方阳光下的笑容,比太阳更晃眼。
按理来说艾比不应该陷入这种窘境:卡在教学楼侧面的围墙上,下面的梯子老化失修,她在半空摇摇欲坠。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如果不是那个新来的实习警官那么死心眼,巡逻不放过高校外围的每一个角落,她用得着翻这面围墙突围去打群架吗?
“这位同学。”充满朝气的青年声音响起,艾比顿时一个激灵,只听身下木梯吱呀,她非常努力才阻止自己再打一个冷战。“你还好吗?”
难道是老师?艾比小心翼翼地低头向下看去,映入眼帘的正是那张挂着灿烂笑容的可恶的脸。这位安迷修警官的脸长得不算难看,甚至可以说是俊秀,但此刻艾比牙磨的咯咯响,简直恨不得把他的五官揉成一个团儿。
她现在上也不是下也不是的尴尬境地可不就是拜他所赐。
见安迷修缓步靠近,她顿时慌了神儿:“你,你干什么,你别过来!”
警官从善如流地停下了脚步,面带疑惑之色:他真的有那么凶?让人家女孩子害怕成这样。
不,等一等…艾比让安迷修停下后才想起自己的处境,现在她该怎么办?她能向谁求援?正想着的当儿,脚下木梯又是一声吱呀。她爆出一声惊叫,吓了不远处的安迷修一跳。
“呃,请,请放松,同学,我真的没有任何恶意。”安迷修说着,一边抬手一遍又一遍缓缓下压着空气,似乎承受不起她再叫第二次了。他仰望着艾比,然后缓缓地伸出了双臂。“请您跳下来吧。”
“什么?!”艾比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完了完了,新来的这个警官不仅死脑筋,还是个疯子。这,这么高的围墙!他倒是跳一个啊!不过话说回来,爬墙逃课的可不是人家,是她自己。
“在下保证,一定会接住您。”警官沉声道,声音里面有一种奇妙的安抚人心的力量。
进退两难。艾比咬咬牙。死就死!反正她买了校园保险!于是纵身一跃,还想着落在校外砸断腿万一不给保险金怎么办的时候,她已经在安迷修的怀里了。
一个柔软而温暖的怀抱,跟艾比第一次坐在窗口远远看见的安迷修根本不一样。那时的安迷修眼神冷厉,向着不远处色厉内荏的歹徒举起了枪。
她赶快从安迷修的怀中翻身下来,肯定是公主抱的姿势太浪漫,才会让她对着这笨蛋警官的脸胡思乱想。凹凸高校附近可不是什么太平的好地方,她不能延误打群架的时间。
正这样想着的时候,艾比被安迷修抬手轻轻扣住了小臂。
“同学,现在是上课时间。”她回头,看见那青年露出一个无辜又可恶至极的笑容。“为了保证您的安全,我将您送回校内吧。”
安迷修。
艾比坐在教室里看着窗外和年轻女教师聊的正欢的青年警官暗想。
姐从此跟你势不两立!
报复的机会来的比想象中容易,艾比很快就从其他花痴安迷修的小女生们口中打听到这人最爱吃的是面包。
这天她起了个大早,到糕点房拜托师傅做了两个牛角面包,特意笑着强调,要苦瓜酱夹心。在师傅讶异的目光下,她面露难色地回答,没办法啊,她家弟弟就喜欢苦瓜。
站在店外等她的埃米正咬着芒果夹心的瑞士卷,隔着玻璃窗看到糕点房老板用一种不可言说的眼神看着自己,顿时觉得脊背发凉。
“早上好啊,同学。”安迷修就这么从他身后突然冒出,还笑着挥了挥手。埃米没像艾比那样尖叫让他很欣慰,果然自己还是不那么招小孩讨厌的。
心情大好转身离去的安警官没发现的是,脸色憋的发紫的埃米在他离去后狠狠捶着自己的胸口,半天才顺出一口气来:“噎,噎死我了…”
“喏。”刚从糕点房推门出来的艾比刚好看到这一幕,对着弟弟的肩又是狠狠一下,拎着苦瓜馅面包的另一只手在空中晃了晃。“看,姐马上就为你报仇。”紧接着哼着欢快的歌儿三步并作两步追上安迷修,在他回头时笑得灿烂。“早上好呀,笨…安警官!”
“早上好啊,艾比同学。”安迷修笑着回答,他和艾比的班任上次谈的热络,班任告诉了她艾比的名字,不知道她有没有也把艾比那些劣迹添油加醋,如数家珍。
“这个!”她将面包举到安迷修面前。“是上次你接住我的谢礼!”
“啊,这,这个在下不能…”
“是我的一片心意!请务必收下!”艾比第一次用了敬语,语气和表情都超级严肃,因为听说楚楚可怜的样子更能打动人心,她狠下心掐了掐自己的掌心,挤出一点泪滴挂在眼角。
“…好吧。那么,这是在下的回礼。”安迷修将手中的东西也拎起,递到她面前。
“是,是苦瓜奶茶?”
“是的。”安迷修挠了挠侧脸。“听艾比同学的老师说,艾比小姐喜欢喝这个,上次害你扣学分真的非常抱歉。”
老师那家伙又是怎么知道的。艾比小声嘀咕了一句,才惊觉:“等等,安迷——”
已经咬下去了。艾比石化地看着那个缺口和正从白软面包芯里溢出一点的绿色酱料。
完——完蛋了!
恩将仇报不是好孩子…
将来是不会有白马王子娶的……
安迷修嚼嚼嚼,然后,瞪大了眼睛:“呃,这个味道…很奇妙啊。”
“那,那个…”对不起啊!我没想到你原来还要送奶茶的!艾比捂脸。
“不过,”安迷修摇了摇手中的苦瓜面包。“意外的很好吃,谢谢你了。”
什,什么!这家伙不仅是个死脑筋的疯子!可能还是个——
同样喜欢苦瓜的傻子。
不过自那天之后艾比就很少再跟安迷修搭上过话,校内也很不太平,多个会打架的以为自成一派,到处呼风唤雨。
艾比刚踹开保健室被反锁的门时,夜色已经降临。夏日白天和夜晚的温差略大,凉风习习,她穿的单薄,废了好大劲儿才翻出挂着铁锁的教学楼大门围栏,却发现宿舍楼锁了。
这时候宿管婆婆也应该已经睡下了,老人家浅睡,好梦极为不易,艾比看着灯光暗下的宿管房间,手一直顿在空中,最终还是没敲下去。
她在晚风中打了个喷嚏,踢飞路边的石子。该去哪过夜呢?艾比翻出围墙,这时间已把学校附近的几个小旅馆拉进内心黑名单,划了个大大的红叉。
一路上她连打了七八个喷嚏,这让艾比不得不怀疑是不是因为早上抢了埃米的东西,现在他在男生宿舍楼里念叨自己。她嘟囔着打量四周,看见唯一一个亮着灯光的窗口。
警局值班室。
呃…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她犹豫着,又打了个喷嚏。
不行不行,可不能继续留在外面了,再这样吹下去,她明早非感冒发烧不可。
她小心翼翼地推开了警局大门,转身带门的时候,身后冷不丁响起那熟悉的声音。
“艾比同学?”
“啊——!啊,是你啊,安迷修…”
警官笑了下,幸好他早有心理准备。
“这么晚了,艾比同学为什么会在这里?”安迷修盯着她。
也不需隐瞒,毕竟这次的校斗自己才是受害者。艾比看安迷修从柜里抽出苦瓜奶茶粉又烧水,将她拉到值班室取暖,把情况都一五一十地说了。
安迷修一边听着一边颔首,侧身往纸杯内倒水,苦瓜奶茶乳白色的香气从杯口上方氤氲开来,弥漫在室内。
“阿嚏!”又是一个响亮的喷嚏。警官瞥了少女一眼,叹口气,拉开抽屉取了什么出来,端着纸杯走过来。
“拜托了!我今晚能不能留在这里!”艾比双手合十,扑闪着双眼。“姐保证不给你添任何麻烦!”
“先吃了这个。”安迷修将温下来的苦瓜奶茶递到她手中,另一手掌心内躺着两粒白色的药片。
“这是什么?”
“感冒药。”
言简意赅。
艾比最终拗不过安迷修,捏着鼻子吞掉药片,一杯苦瓜奶茶咕噜咕噜灌下去。安迷修把自己的外套给她披在身上,值班室相较于室外温暖极了,不多时不知道是否是药力作用,困意上涌,她拢了拢外套,在值班室的长凳上睡了过去。
梦里的王子不再是单纯的金发蓝眸,风中有花香流动,艾比拎着裙摆靠近,他缓缓回头。
安迷修?她后退两步,看向他的手。按照以往的梦境套路,他手中应该是存放戒指的锦盒。
新任王子缓缓摊开掌心,果不其然,里面躺着的正是两片感冒药。
天亮。一线阳光透过窗,恰好打在艾比的眼皮上,她抬手挡着光,起身,外套还披在她身上,而衣服的主人伏在她对面的桌上,睡得正香。
艾比拢着外套小心翼翼地靠近,安迷修的眼睫颤了一下,却并没有睁眼。她深吸了一口气,缓缓低下头。
一个浅吻落在警官的眼角。
“谢谢你啦,笨蛋警官。现在外面风大,外套呢,姐就先不还给你啦。”她说完低笑了两声,也不管安迷修是不是根本听不到,就闪身出了值班室的大门。
在少女的脚步声彻底消失之后,伏在桌上的年轻警官深深呼出一口气,冰凉的手指摸了摸自己微烫的耳尖。
艾比哼这歌翻回学校的时候,情况却并不那么乐观。几个她从没见过的高中部围着她弟弟,笑容不善。
该死。她暗骂一声。衰仔就是这样,连脚底抹油,呸,三十六计走为上策都不会!
“小同学,教点保护费呗。”其中那个领头的瘦高男生笑容难看,将手伸向埃米的书包,后者退了两步,也将手探入了书包。
砰!
天降正义,或者说,天降艾比。
每个保护弟弟的姐姐在弟弟遇到危险的时候就是正义的化身。就算是不良少女也是一样。
亲情和爱情都是不讲道理的东西。
见那个男生被踹倒,另外几个面露凶色,准备一起上,艾比抬手挡在前面:“衰仔,你快跑,这回姐断后!”
埃米拍开她的手,挤到前面来,手中握着刚从书包里掏出来的防身电击器。“开什么玩笑!弟弟靠姐姐保护自己跑路…”他涨红脸,“算什么男人!”
虽然很不合时宜,但艾比还是听见自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够了!”从一旁传来断喝。“你们几个,校内斗殴,跟我走!”
是教导主任。
艾比和埃米并排站在教室办公室的外面,她低头摁着手机。老师要求监护人到场,她想了想,叹口气,拨通了曾在值班室看到过的电话,安迷修答应的很快,通话过程中就已经和格瑞办好了交接。
“老师!是她先打的我们!”
“老师,您也知道,她是个不学好的孩子…”
“就是就是!没有父母教养的…”
“她弟弟也不是什么好学生,你看他手里拿着的就是凶器!他还准备帮他姐姐打我们!”
为什么呢。艾比紧捏着安迷修的外套一角。
为什么呢。
欺负或者被欺负,她只是不想成为后者而已。如果能安安稳稳地在教室里上课,她才不愿意去摆弄弹弓,思考怎么打人最痛。
没有选择,她没有选择。
孤儿是被抛弃的对象,只有人生,没有人养,所以在大家的眼里,他们永远是坏孩子,永远是欺负人或者活该被欺负的对象。
她转过头,却并未抬起手,脚边出现一点湿迹。
现在冲进去跟他们辩论只会让事态变得更加糟糕,艾比知道,她必须忍下来,就算不为了自己,也要为了埃米。
不能让人看到这种脆弱的表情。她想。姐可是无坚不摧的,坏孩子啊。孩子的世界是最广阔的,可是,坏孩子的话,是没有太广阔的世界的。
这时候,有一只手就这样落下来,擦去她眼角的泪水,摸了摸她的头。
“安迷修?”她抬头,连忙抹抹眼睛。他来的比想象中的快的太多了。
“你来的正好。”教导主任推开门,身后跟着那几个男生,其中一个悄悄冲安迷修做了个鬼脸。
“艾比同学恶意和其他同学斗殴,把他们打伤了,还教唆弟弟拿出这个去攻击他们,”她说着掏出那个电击器。“情况非常恶劣,我们希望得到您的处理意见…”
“请您道歉。”安迷修说。
“什么?”
“请您道歉。”安迷修说。“我不介意再重复一遍。”
“我相信艾比同学绝对不会是做出这种事的孩子。”
“所以,请您查明事实真相,并向她道歉。”
青年一手将少女搂在自己的身畔,她扯着他的衣角,将脸埋在他的衣服里。
谢谢你,安迷修。艾比想。这回就不怕被衰仔看到我哭鼻子了。
最后这场闹剧以安迷修和教导主任争执不下而收场,因为安迷修的固执,校方不得不出面来把这件事情平息下来。最终主任没弯下那尊贵的腰,不过那几个高中部的男生最后还是道了歉。
生活就这样切入正轨,为了感谢安迷修之前的帮助,艾比到糕点房订了一堆苦瓜馅的牛角面包,面包还没出炉之前,她趴在糕点房外的桌上睡了个午觉。
青春期的女孩子爱做梦,梦里尽是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却不碍着她们偷乐。不过这次的梦里,没有白马,没有王子,没有城堡钻戒和感冒药。
只有安迷修,站在她的身前。
艾比迷惘着伸出手:“安迷修?”
他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衣角染血,看上去情况不是那么乐观,手持黄蓝双剑,听见艾比说话,然后转过头来,绽开一个笑,她看见他脸上的鲜血。
“艾比小姐。”
然后,他在艾比的注视下化为光点,消散不见。
她惊起,面包刚刚做好,艾比定了定神,拎着一大袋面包往警局的方向跑。
她心底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她必须尽快见到安迷修,否则就来不及了。
那是她自己的声音。
那是,另一个艾比。
她用尽全力地奔跑,看到他被包围,然后,拼命掷出那一大袋面包。
是之前那几个在这片区做一些见不得光勾当的混账,拜安迷修所赐失了赚钱的路,伺机报复。
结果天降艾比,还有面包。
“姐算不算救了你一命?”她给安迷修包扎伤口时,把绷带打了一个蝴蝶结。“姐厉害吧?”
“艾比同学最厉害了。”安迷修回答。
艾比定定盯着他,似乎看到另一个安迷修的影像跟他无限重叠。
“艾比小姐最厉害了。”那个安迷修说。
“安迷修,以后就姐罩着你吧。”她伸出手。“不过,要收保护费的哦。”
“啊?”安迷修没料到这样的回话,一时间手足无措。
“就以心相抵好了。”少女还披着他的外套,用食指点了点警官的心口。“再加每天一杯苦瓜奶茶。”
-END-
我写了啥。
神啊我居然写完了!
到底破了五千字。[……]

评论(1)

热度(424)